第十九章 老北京海鲜城(第1页)

作品:《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刚刚出了二室的大门,沈辣便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他的什么亲戚来了北京,要去接待一下。当下孙胖子和沈辣分开,孙德胜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打了一个电话。低声细语的说了几句之后,这才溜溜达达的向着一室的方向走去。

“兄弟,再有这样的事情,别着急动手。和我说,哥哥我替你做主。”到了调查一室之后,果然在这里找到了车前子和郝主任。凑过去,掏出香烟每人分了一根之后,他继续对着小道士说道:“不是我说,整人的办法千千万,可兄弟你选了最笨的法子。是、是痛快了,可你不想想二室的人能放过你吗?以后在外面处理事件的时候,他们当中有人在背后给你一下子。。。。。。”

“不至于、不至于。。。。。。”郝文明打断了孙德胜的话,他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西门链他们有气是一定的,不过大家伙都是一口锅里搅马勺,不会干出来那件事的。不是我说,当年我和邱不老、王子恒他们也是明争暗斗的,也没见谁在背后给我使绊子。”

孙德胜嘿嘿笑了一声,说道:“郝头,那时候你也是主任,还有高老大保着你,自然没人敢动。可是我兄弟现在连最基本的调查员都不是,哥们儿我也不是句长了,他们说动也就动了。是,大官人、老莫和熊玩意儿他们哥仨是不好意思动手。可谁知道他们手下那群崽子有没有不开眼的?”

“行了,不用说了,我知道这次动手是冲动了。”车前子再混不吝,也知道面前这俩人是为了自己好。想起来后面的屁股还得孙德胜去擦,当下他难得的说了小话。不过随后这个小道士又把话锋转了过来:“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二室那群兔崽子们说明白。再有人敢找我的麻烦,老子我继续揍他们。揍到他们不敢再找我的麻烦为止。。。。。。”

“行吧,这个哥哥我真劝不住你。”孙德胜冲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忍不住就揍吧,不过不能出人命。兄弟,你要是真弄死一个半个的,就是哥哥我也救不了你。”

车前子马上把皮球又踢了回去,说道:“尽量吧,这话你记得和二室的兔崽子们说,别招惹到他们出人命的地步。”

把这二青子招进民调局,哥们儿我怎么有点后悔了。。。。。。孙德胜心里苦笑了一声,郝文明过来岔开了话题:“对了,大圣你再说说九河那边的事情。怎么我听着好像还没完?”

“可不是没完嘛。。。。。。”孙胖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郝头,我打听个事儿,广元冥鉴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广元冥鉴。。。。。。杨枭没和你说?”郝文明有些意外的看了孙德胜一眼,确定这个胖子是真不知道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还以为杨枭什么都和你们说了,传说广元冥鉴是广元冥君著写的一本典籍,据说是本纵神弄鬼的顶级术法。就是你去镁国办事的那会,冥府丢了这本典籍,派了无数阴司鬼差到上面寻找。听说一直没有找到,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典籍。

之前九河鬼市冒出来广元冥鉴,我和郝正义一早就知道了。我们俩还商量了一下,要不要去九河看看。不过他说的对,这玩意儿烫手的很。我们和杨枭不同,又不会纵神弄鬼的术法。这才没去凑这个热闹。

想不到欧阳偏左也听说了,老欧阳虽然也不会纵神弄鬼的本事,可是架不住他想要研究研究,我没劝住,他带着人去了九河。还以为你们能一起回来。。。。。。”

“哥们儿我去美国的时候,冒出来的广元冥鉴。。。。。。”孙胖子眯缝起来了眼睛,笑了一下之后,再次对着郝文明说道:“那你们没问问吴主任?兴许那什么广元冥鉴他老人家用得上。”

“问了,郝正义去问的。不过你才吴仁荻怎么说的?”想起来当时的场景,郝文明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他说那个是个屁。是,天底下什么天材地宝、珍贵典籍的在他吴主任眼里都是个屁。。。。。。”

听到话题引到了吴仁荻的身上,车前子忍不住说道:“你们整天吴主任、吴主任的,那个白头发的小白脸什么来头?怎么感觉你们民调局的人对他都是很怵头?”

听小道士提到了吴仁荻,孙德胜和郝文明二人对视了一眼。这个人的身份似乎很复杂,两个人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还是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不是一天两天能说清楚的。反正以后咱们哥俩的日子长着呢,以后慢慢的和你说。对了,你说起来这个,哥们儿我曾经还真想过,把这些年来听说吴主任的事情写本书,郝头你说叫做吴仁荻大战满天神佛好不好?”

“你自己去问吴仁荻吧,别说和我商量过,我还没有活够。”郝文明说话的时候,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背着手向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去四室转转,看看那个郝主任去。大圣,快到点下班了,你们俩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郝头真是老了。。。。。。”看着郝文明的背影,孙德胜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也是,十年了。。。。。。哥们儿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这时间真是不抗过。。。。。。兄弟,收拾一下,一会哥哥带着你吃好吃的去。”

按着孙德胜的打算,原本现在是要带着车前子办入职手续的。不过经过刚才这么一闹,杨书籍怕引火烧身,百分之百已经溜了。那就只能先带着这个小道士,办点其他的事情了。

当下,孙德胜亲自驾车,带着车前子离开了民调局。跑了大半个北京城之后,轿车在一家有些冷清的酒楼前停下。看了一眼招牌之后,孙胖子笑嘻嘻的对着车前子说道:“老北京海鲜城,没错了,兄弟,今晚上你敞开了吃,都是哥哥的。带你尝尝正宗的老北京生猛海鲜。。。。。。”

老北京海鲜,这那个缺德老板起的名字?就是车前子这个之前从来没出过远门的东北孩子,也知道这里指定吃不到什么正宗东西。不过反正这顿饭有人请,只要能吃饱,正宗不正宗的倒是无所谓。

“郝先生定的包房。。。。。。”孙德胜报出来订餐信息之后,服务人员带着他们到了二楼尽头的一间包房当中。孙胖子好像回到了自己家开的餐厅一样,直接开始点餐:“一共三个人,那个人马上就到,我先把菜点上。。。。。。老北京清蒸石斑鱼,圆明园龙虾刺身,乾隆爷最爱的象拔蚌。。。。。。”

最后孙胖子点了二三十道菜才停了手,车前子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小道士在老家的时候,别人请他办事吃席,基本上也是这么多的菜肴。一大桌子菜也就是他和孔大龙两个人吃。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第三个客人是谁?听孙德胜说是郝先生定的包间,难道第三个人是郝文明?

就在车前子打算问问第三个客人是谁的时候,包间大门打开,一个高瘦的男人走了进来。见到包间里面除了孙德胜之外还有个陌生人,他没有准备的愣了一下。

这时候,孙胖子笑嘻嘻的起来,说道:“这不是外人,是我的亲兄弟。好久不见了,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