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他想饿死我(第1页)

作品:《重生后我顶替了前夫白月光

正当我吐得胃都有点痉挛时,一只手落在了我的背上,替我拍了起来。我忍着难受扭头抬眸看了一眼,裴珩的脸色很严肃,眼里隐约有些担心,“好点了吗?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我有点胃病,到时候去买点胃药就行。”

我摆摆手拒绝。如果去医院,我怀孕的事肯定会被发现,裴珩知道了就麻烦了。我在X国时,找时间去医院检查过,确实是怀孕快两个月了,由于我吃过一些药物,医生说目前也无法确定胎儿有没有受到影响。我下不了决心拿掉,犹犹豫豫中拖着。“有胃病就更应该去做个全面检查,药物配合治疗。”

裴珩见我站了起来,便抓住了我的胳膊,欲带我离开。“我看过医生了,不用再去看了!”

我挣开他的手,疲惫地答道,“我来这个房间就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睡会儿。”

这里应该就是一个休息室,有一张不大的沙发床,我走过去便躺了下来,眼皮也随之闭上,懒得睁开。也许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我有些嗜睡,哪怕明知道裴珩在旁边,我也没力气去在意,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窗外都黑了,房间里则是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睡醒了?”

裴珩竟然还没有走,他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我。“几点了?婚礼结束了吧?”

我一惊,睡过头了,邓晶儿她们没有找我吗?裴珩抬起手看了看腕表,“晚上九点半。”

我坐了起来,有些懵逼,我从下午睡到了晚上?!裴珩又说,“邓晶儿她们来找过你,我让他们先走了,等下我送你回去。”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我揉了揉眉心。“最近太累了?”

裴珩问。“可能吧,不过你不用陪在这里的。”

我淡淡道,“这样容易让人误会。”

裴珩漆黑的瞳孔里,泛着折射下来的灯光,很朦胧,我看不清里面的意味,只听到他问,“是不是于一凡留在这里最合适?”

他好像和于一凡杠上了,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蔚蓝,一时间也弄不清。我不想和他多说,Linda还在酒店等我,我们明天一早就要赶去另一个省市,因为我们要洽谈的合作商在那边。这两天我除了回了趟家,就是陪着邓晶儿忙结婚的事,工作上还没来得及开始,好在时间套得上,只需要明早能赶过去就行。“我先走了。”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一出门我才感觉到外面很冷,春寒渗人,尤其是这个庄园是在山顶,晚上风又大,我只穿着薄薄的伴娘裙,风一吹,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邓晶儿打来的,“意意,你醒了?”

“对,准备去酒店。”

我在冷风中答道。“我本来叫陆玺诚送你回去,他说叫不醒你,只能让裴珩在那里等你醒过来再说,我现在就叫人去接你吧!”

邓晶儿说。我睡到叫不醒?裴珩也走了出来,就站在我身旁,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答邓晶儿,“晶儿,别麻烦了,我就坐裴珩的车下山吧。”

今天邓晶儿的大喜日子,我不想麻烦她。聊了没几句,邓晶儿突然在那边呕了起来,只能匆匆挂了电话。一件温暖的外套落在了我的肩膀上,抵挡着寒风侵袭我裸露的季度,很舒服。“走吧。”

裴珩脱下了外套后,里面是很正式的灰色衬衫,和黑色的领带,一般参加这种场合,他都是穿正装,很少会穿其他款式。“你不冷吗?”

我跟在裴珩身后,问道。“不冷。”

他回答得简洁。随后我们就陷入了无话可说的沉默中,经过白天邓晶儿走红毯的婚礼现场时,还有人在那里收场,忙忙碌碌。到了裴珩的车上后,我想把外套脱下来,他却制止了,“穿着,我不差一件衣服。”

想起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我没拒绝,重新穿好了他的外套,不然感冒了可怎么办。开到半路,我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一个下午加晚上,我都没吃一点东西,饿起来有种抓心挠肺的感觉,和以前的饥饿感很不一样。我忍不住了,“裴珩,你找个饭店把我放下吧,我吃点东西自己回去就行。”

裴珩扭头看了一眼我的肚子,然后便带我直奔饭店。当我看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饭店大门时,我不肯下车,“我不想在这里吃,我想吃街边小店的饭菜。”

我终于理解了邓晶儿之前口味的多变了,脑海里像是有一个点菜机,一下子转一下子停,菜名也陆陆续续冒出来,想吃这个想吃那个。我现在很想吃路边小店里那种重油重盐的口味菜,不需要什么营养搭配或者健康干净,就只想吃进肚子里再说。“你本来就胃不好,还要去吃路边摊?”

裴珩有些不认同。“你管我!”

我饿得烦死了,恼怒地说,“不送就算了,我自己打车去!”

说完我就准备开车门下去。裴珩没开车门锁,我打不开,便又气冲冲地骂他,“你想饿死我是不是?我都和你离婚了,你管我吃哪里的饭菜,神经病,开门!”

情绪不稳定这件事,我问过医生,医生说激素的改变会让孕妇情绪波动大,所以这个也不怪我。再不吃一口我想吃的饭菜,我就要气哭了。裴珩似乎被我的反应震惊了一下,他叹了一口气,“吃顿饭至于哭吗?”

我很气,真想立马告诉裴珩,我怀孕了,然后把他和蔚蓝好不容易修成的正果,摘下来碾个稀巴烂。我不信蔚蓝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还能坐得住。不过理智告诉我,这样我自己也会很麻烦的,刚获得的新生活,会马上打回原形。眼看着我情绪不对,裴珩只能开车带我来到了一条夜市街,里面一堆高科技狠活散发着迷人香味,我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立马下车开始嚯嚯起来。裴珩跟在我身后,看着我横扫各种小吃摊,眉头已经皱得能夹死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