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滚上本王的床(第1页)

作品:《弃妃她带娃炸翻王府

花娇娇心跳如雷,先把书签悄悄塞进空间,再才将兵书递给了顾子然。这到底是什么毒?花娇娇佯装镇定,问顾子然:“你的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病的?”

“与你何干?”

顾子然低头看兵书,表情漠然。之前她问他这个问题,他也是这副态度。但这一次,花娇娇有了理由:“我的解毒针法,显然比刘院使的更好,如果接下来几天,都是由我来施针,我自然得了解一下你的病情。”

这个理由很充分,顾子然想了想,告诉了她:“天佑十年八月的时候,本王的腿开始时不时刺痛,随后的三个月,腿越来越疼,直至瘫痪无力。”

天佑十年八月。花娇娇紧张得咽了口口水,心跳又开始加速了。在她的记忆里,原主与顾子然相识的时间,就是天佑十年的八月。时值初秋,原主不幸落水,路过的顾子然救了她。为了表示感谢,原主亲手做了一枚书签,送给了顾子然。也就是刚才书页里夹着的那枚。此后又过了三个月,原主哭着闹着,不惜跪在太后宫门前苦求了三天三夜,要死要活地嫁给了顾子然。原主送书签后,顾子然中毒,而她又在他双腿瘫痪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再联想到,原主死前的那一句是她害了顾子然。花娇娇后背冷汗淋漓。这投毒真凶,怎么好像就是原主?可如果投毒真凶就是原主,葛存友又是谁的人?那个假冒她绑架了朱萸的人又是谁?疑团重重,但最终的焦点,还是集中在,谁是真凶上。花娇娇趁着顾子然在专心读兵书,悄悄地打开空间,检测起了那枚书签。她的空间里,还保留着顾子然的血液样本,她要看一看,导致他残疾的毒,是不是书签上的那一种。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花娇娇一看报告单,仅存的一点点希望,也随之破灭。导致顾子然三腿残疾的元凶,就来自于这枚书签上的毒!她关掉空间,心情复杂无比。之前她一直认为,真凶绝对不是原主,是因为原主死前说的话,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但她可以百分百肯定,这枚带毒的书签,就是原主送给顾子然的。亏得她查来查去,闹半天,真凶原来就是她自己。幸亏她阻止了朱萸解开顾子然的记忆,不然她真要凉透了。花娇娇一时心乱如麻,手指头无意识地在顾子然的被子上扣来扣去。顾子然低头看了她好几回,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摁住了她的手:“羊癫疯?嗯?”

他见过这样子的羊癫疯?花娇娇抽出手,扶住了额头:“我头疼。”

确实都疼,真的头疼。她怎么就成凶手了!原主太坑了!顾子然看了看她的脸,还真有点泛白。他犹豫片刻,朝里头挪了挪:“上来,躺会儿。”

嗯?可以赖上床了?这可真是意外之喜。甭管她是不是真凶,白千蝶那个贱人,还是得收拾的。花娇娇麻溜儿地把鞋子一蹬,上了床。但现在这情况,她怎么躺得安稳,脑子里无数念头闪过,搅成了一团糊。她一直坚定地要找出真凶,再恢复顾子然的记忆,带女儿远走高飞。可现在真凶成了她自己,接下来她该怎么办?花娇娇从来就没有这样迷茫过,不住地翻来覆去。她到底在翻身么?莫非头太疼了?顾子然皱眉片刻,一手拿兵书,一手摁上她的太阳穴,慢慢地揉了起来。带着薄茧的指腹,不轻不重的力度,还有自指尖传递而来的温度,忽然一下子让花娇娇豁然开朗。为什么她总想着如何脱罪?既然她继承了原主的身体,就该担负起责任来!现在她要做的,不是如何脱罪,而是如何赎罪!她一定要想尽办法,给顾子然解毒!说服他也好,坑蒙拐骗也罢,总而言之,一定要让他重新站起来!等她赎完罪,再花钱买个所谓的奸夫,跟他和离,离开齐王府。她一定要跑得远远的,最好离开康朝,这样即便顾子然有一天恢复记忆,也找不到她报仇。……花娇娇忽然就觉得人生又有了方向,浑身充满了干劲。她一个翻身,面向了顾子然:“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回春粉不能再用了,你要如何继续治疗?”

顾子然斜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还真关她的事,毒就是她下的。花娇娇怕他生疑,没敢再问,闭上了眼睛。她此时离顾子然是那样地近,近到每一次呼吸,都喷洒在他身侧。幽淡的体香,不间断地飘进顾子然的鼻端,夹杂着隐约的熟悉感。顾子然发现,他虽然已经停用回春粉,但治疗效果仍在。就好像现在,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在蠢蠢欲动,朝着某一处汇集。他深深地呼吸了几次,还是压不下这股躁动。花娇娇这种女人,哪值得他如此!顾子然烦躁地扯了扯衣领,把她使劲儿一推:“你头还疼?起来,回冷香院躺去。”

花娇娇差点被他推下了床,十分恼火:“让我再躺会儿不行吗?”

“不行!”

顾子然斩钉截铁。赖不成了吗?要不先回去,明天准备好了再来?花娇娇寻思着,下床穿鞋,准备离去。但她推了好几下房门,门却纹丝不动。她透过门缝,朝外看了看:“咦,这门怎么像是被反锁了?”

房门反锁了?怎么可能?顾子然扬声喊道:“天青!”

天青在房顶上听见,捂住了耳朵。刘院使说得对,他要撮合王爷和王妃,助王妃早日得宠,以报答她的救命之恩!顾子然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偏他的轮椅不在房里,鞭子又够不着门,完全没辙。怎么回事,出鬼了吗?他皱了会儿眉头,只好把地下一指:“今晚你睡那儿!”

让她睡地板?行吧,只要能赖一晚,怎样都行。不过这是谁在神助攻,居然把门给反锁了?等她知道是谁,一定谢谢他!花娇娇二话不说,走到床边,躺在了地下。时值深秋,地上冰凉,她又没有被子,没一会儿,就被冻得打了好几个喷嚏。顾子然在床上翻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忿忿地掀开了被子:“滚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