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早 早孕(第1页)

作品:《渣爹做梦都想抢妈咪

兄妹俩离开公司时,好巧不巧地,又遇到了冯茹。不过,双方都没打招呼,就这么视而不见地擦身错过。上了车,费扬才问:“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把那女的辞退了?你不好出面,我去当恶人啊!”

冯茹在自家公司做保洁的事,费雪没有告诉卓易霖,但为了自身安全着想,她第一时间跟家里人都说了。费家上下一致决定,应该把冯茹辞退了,哪怕给她些经济补偿都可以,不能把这个隐患留着。可费雪却没同意,坚决不让他们插手,说就让冯茹留着。面对兄长的再次困惑,费雪解释说:“一来,她的确挺可怜的,愿意出来工作挣钱养活自己,也不容易,再去打压她确实有点不近人情,显得我们以强欺弱,不体面——二来……”费雪转头看向开车的兄长,顿了顿继续说:“她如果真是有心来害我的,你以为把她从公司赶走,她就不会害我了?相对比让她离开,在我不能掌控的地方暗戳戳地害我,我觉得这样在我眼皮子底下,反而我还好掌控些。”

费扬听完妹妹的话,茅塞顿开:“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呵,没想到你谈个恋爱,脑子还开光了。”

“什么意思啊!我本来就不笨。”

“是是是,你不笨,就是恋爱脑。”

“我怎么恋爱脑了?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你跟嫂子不也是从校服到婚纱,中间经历那么多,最后还不是走到一起!这叫专一好不好?咱们费家的传统就是专一!”

费扬又被妹妹说得笑起来,连连点头:“的确,我们家的传统就是专一、忠诚!”

“本来就是。”

“不过,虽说人在眼皮子底下,可她要做什么你也不一定清楚,反正多注意点,有什么事记得及时跟我说,千万别自己逞强。”

“我知道,我又不傻。”

费雪不太耐烦地回了句,又打了个呵欠,昏昏欲睡地靠在副驾座位上。费扬看了妹妹一眼,吐槽:“你这怎么跟吸什么那玩意儿似的?”

“没事……最近睡眠不好,也不知那个冯茹……到底什么时候露出狐狸尾巴,速战速决就好了。”

费扬听她这么说,以为她是因为冯茹的事烦心,休息不好,也没多想。回到家,厨房已经把晚餐准备得差不多了。费妈妈看到女儿,也是一眼就看出异样,“你这几天干嘛了?脸色看着不好,人也瘦了……”“没睡好……没啥。”

费雪不在意地回了句,看到小侄子跑出来,高兴地抱起小家伙,“哎呀,睿睿你是不是又长胖了,姑姑都抱不动你了。”

“姑姑,奶奶说我是小孩子,小孩子就要长身体才好呢。”

“呵,嘴巴也伶俐了,可千万别学你爸,话痨一个。”

费扬跟在她身后,闻言不客气地一个爆栗子敲在妹妹头上,“我怎么话痨了?平时唠叨你几句,不也是因为你咋咋呼呼风风火火,叫人不放心?”

“行了行了,你又唐僧碎碎念了。”

费家向来和睦,一大家子人聚到一起,就是互相打趣斗嘴,看似一刻不停,其实和乐融融。“好了,吃饭吧。”

费妈妈招呼了一句,大家都往餐厅聚拢。费雪见父亲没回来,问道:“我爸呢?又不回来?”

“说是有事耽误,晚点回,叫我们不要等。”

虽然都是在自家公司上班,可因为负责的业务不同,在公司能碰到面的机会也不多。一家人坐下,费雪看着满桌美食,终于感觉到胃口大开,只想着饱餐一顿。阿姨把汤盛好,端到她面前,一股子药膳的味道扑面而来。她刚刚才兴起的食欲,一下子受到冲击:“这什么汤?闻着好……”好什么,又形容不出。费妈妈说:“这是党参墨鱼汤,滋阴养血又美容,女孩子喝了很好的,知道你回来,阿姨专门为你炖的。”

费雪一脸难受,忙把汤推开,“难怪……好腥,我不想喝。”

“腥?”

站在一旁的阿姨脸色微愕,不解地说,“跟以前一样的做法啊,我闻着是正常的。”

费妈妈端起碗喝了口,也说:“挺好的啊,哪里腥了?”

“那你喝吧,反正我不喝。”

费雪嫌弃似的,把面前的汤碗一直推到母亲手边去。费妈妈脸色不悦,“你是不是又想着减肥?看看你瘦的都快干巴了,卓易霖是嫌弃你胖了?”

“没有,你别乱冤枉他,他是医生,知道健康最重要,怎么可能让我减肥。”

费雪立刻维护自己男人。“那你一天天的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修仙吗?”

“哎呀妈,我没有刻意不吃,这几天太忙太累,没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