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娘子擅妒(第1页)

作品:《残疾战神的替嫁娘子

付辰云瞪大眼睛看着她,一脸不可思议。宋九兮脸色越发不自然,耳尖都泛起了红色。她绷着脸说:“当我没问过。”

付辰云“噗嗤”笑了出来,脸上笑容越来越大,宋九兮冷冷看着他。付辰云也不怕她,笑嘻嘻地说:“这时候的主子看起来,才像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嘛。”

宋九兮冷声说:“付辰云没事你可以走了。”

“那不行,好歹我也在红烟阁待了那么长时间了,一些……招数嘛还是可以交给主子的。”

付辰云虽穿着男装,但他本就是为了烟云这个身份刻意保持削瘦的身材,再加上他长相精致柔和,介于男女之间,即使做起娇柔的动作来不显得怪异,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妩媚。他眨了眨眼,冲宋九兮勾了勾手,低声道:“男女之事主子问我是问对人了,主子是不是想知道……”付辰云在宋九兮耳边说了几句,宋九兮耳尖上的红晕蔓延到脸颊上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九兮急声反驳,她抿了抿唇才在付辰云戏谑的眼神下问,“我只是想问你,有时候燕述白对我太过……”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燕述白在她面前不是调戏她,就是逗弄她,她不仅招架不住还无法回击。她只不过想跟付辰云学两招,怎么回击燕述白而已。她吭哧了半天,才说出来一个词:“戏弄。”

对就是戏弄,让她觉得自己在燕述白面前,就跟一个小孩一样。付辰云眨巴着眼看着她,问:“就这个?”

他还期待宋九兮能多问他点别的,比如床帏之间……但看来是他想多了。“你不知道?”

宋九兮怀疑地看着他。“这个吧……”付辰云摸了摸鼻子,他在红烟阁应付的可都是色欲熏心的人,什么时候面对过这么纯情的问题了。他心里觉得好笑,但却不敢在宋九兮面前笑出来。“主子,你有没有想过,你和明将军之间在感情之事上不必争个输赢呢?”

“毕竟感情又不像比武,你出一招,我必须回一招。喜欢这事这么玄乎,何不顺着心走?”

“要是主子觉得太过被动,也可以主动一回啊。”

付辰云几句话说完心下有些惴惴,他也没喜欢过人,也不知道指导的可对。但见宋九兮听了他的话,沉思了起来,他也就闭上嘴了。他要是知道他这一番话,给宋九兮留下多大的印象,以至于日后知道真相的燕述白都得来感激他,他绝对要多说几句。燕述白进屋的时候,付辰云刚离开,他见宋九兮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他就笑着凑了过去。“娘子,在想什么?”

宋九兮回过神来抬眼看着他,燕述白看着她仰着头,清透的眸底倒映着自己影子的样子,心中一动,低下头吻了下去。旁边的浮翠和方珑忙将眼神挪开,她们俩尴尬地互看一眼,默默地走了出去,守在门外不让其他人进来。宋九兮想着付辰云的话,主动伸出手抱住了燕述白的腰。燕述白身体一僵,讶异了一瞬后立马夺过主动权。宋九兮被迫抬着头,她想站起来但燕述白弯着腰低着头,一会儿就将她所有的神智搅没了。一吻结束,燕述白眸色晦暗,按着她的唇瓣问:“今日娘子为何这么主动了?”

“你不喜欢?”

宋九兮皱眉问,她听了付辰云的话主动一点没错啊。燕述白默默地看着她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喜欢,可太喜欢了。”

他是捡到了什么大宝贝,平时看着清清冷冷,怎么亲热的时候能这么单纯。可爱。他的娘子很可爱。宋九兮抿着唇也笑了起来,她想了付辰云的话觉得没错。既然喜欢一事上没有输赢,那她对燕述白也可以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了。太医每日都来给燕述白诊两次脉,但燕述白身体里的毒只要没解药,其他任何方法也不管用。太医也只是奉命行事,好在圣上面前有个交代。这日太医来把脉的时候,秦新雨跟着来见燕述白。这几日她待在明府里,燕述白和宋九兮却当没她这个人一样。而且离燕述白的两月之期没几天了,燕述白怎么一点都着急,也没来找她要流银草。秦新雨先坐不住了,跟着太医后来找燕述白了。太医给燕述白把脉,燕述白坐在窗边,宋九兮就坐在他另一边,手上拿着一本医术。秦新雨来到京城后,也听过宋九兮之前的事。长平侯府嫡女,却在嫁入燕述白后,不认自己的家人脱离侯府。据说她从小便不学无术,不通文墨,只会舞刀弄剑。且不说她忘恩负义,以为自己攀附了明将军就抛弃了自己身为子女的责任,就说她喜爱武功,但也只是在京城耍耍威风。身为武者不保家卫国,却只为了在京城这些纨绔贵女间逞威风,这是秦新雨最不齿的。如今宋九兮竟然还装模作样看起了医术,真以为这样自己就能救下燕述白了吗?连太医院的太医都做不到的事,她捧着医术完全就是在燕述白面前做做样子而已。秦新雨瞥了宋九兮一眼,就没再看了。她看太医收了诊脉,担心地问:“张太医,明将军的身体这两天怎么样了?”

“还是跟之前一样,毒入五脏六腑,老臣也只能开些药,能拖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

秦新雨听完,眉头就皱了起来。太医开了同之前一样的药就离开了,浮翠安排人下去煎药。秦新雨走到燕述白面前,着急地问:“你还是没想好吗?你不要你的命了吗?”

“秦将军怎么会这么以为?我可是很珍惜我自己命的。”

“那你为何不答应?”

秦新雨的眉头皱得能夹死蚂蚁。“因为……”燕述白顿了顿,笑着说,“我娘子吃醋啊。”

宋九兮从医书中抬起头默默地看着他,燕述白说得一本正经:“我娘子擅妒,不能与人共侍二夫。”

“这样你还不休了她?!”

“哦。”

燕述白答得一脸不害臊,“我惧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