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断我粮道(第1页)

作品:《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原本只想要低调的当个中央调度员,结果还是出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胡大志那张脸,特别是当他还想搞偷袭的时候,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酒瓶子就已经脱手了。

孟浪知道,自己刚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冲动是魔鬼啊!

我这算不算医人者不能自医?

上次是救命之恩,这次是断腿之仇。

话说你们一个个的,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

我身为当事人,虽说倒也没什么意见。

不过哪怕就是公共场所呢,进来前能不能先敲个门,对我的**表示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唉!这无法逃避,穿越时空的爱憎啊……

唏嘘之际,眼前的战斗就已经基本结束了。

地上的混混们躺了一地,大多数都在哀嚎呻吟,少数勉强还能动的,也都是拼了命的蹬着腿往后缩,眼神惊恐的想要尽量远离眼前的几个杀神。

孟浪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毕竟是集合了好几个“副本”的精英战力,阵容可谓豪华!

阿星和彪哥单独都能反杀,更何况如今还加上了闫薇薇和范世刚这两个练家子。

南拳和北腿,再算上自己这个控分后卫,对面基本翻不起什么浪。

孟浪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控制己方的“战损”,还有控制对方的“战损”。

闫薇薇打完收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切!刚热完身就全趴下了,不过瘾!”

目光一扫,发现身边的范世刚手臂上居然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淌,顿时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

“哦!被对面用碎酒瓶玻璃划了一下,没事儿!”

范世刚一脸无所谓的说着,还往孟浪那个方向瞟了一眼。

孟老弟的“苦肉计”也不知道行不行?

“这么点场面就挂了彩,你这学艺不精啊!”闫薇薇撇了撇嘴,照例是刀子嘴。

不过看范世刚那眼神,倒是顺眼了不少。

她又转头看向了后面突然加入战局的两个“友军”,将目光放在了阿星的身上。

“五祖拳打的不错啊!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