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邵泊寒,你杀了我吧(第1页)

作品:《黑月光小执事又在装深情[ABO]

白焰原本设定了自动驾驶模式,中途因为邵泊寒暴走的精神力导致航道偏离,漫无目的地在太空里漂了十几天。

演习还没结束,总指挥突然跑了,紧接着失踪半个月。

照理说,邵泊寒的通讯器会被打爆掉。

大概是邵泊严提前知道了邵泊寒的情况,从佩西那里获悉他带着夏染就猜到了是易感期到了,找了理由替他遮掩,所以不管是军部还是学校,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来打扰。

夏染被关在白焰的内舱里,早就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再高精尖端的机甲设计,看了半个月也不过如此,舱顶天窗是摇晃的,金属舱壁是冰凉的,主控台高高低低的按键硌得前胸后背都疼。

白焰里有充足的营养剂,足够邵泊寒和夏染两个人在太空中漂上小半年。

夏染一开始还担心邵泊寒要是真的被刺激大了,要耗到储备不够才考虑回去,倒不是他不愿意作陪,可是之后还有赤泽星的事,时间上耗不起。

但后来,他已经没有多余心思考虑这些了,邵泊寒这次发疯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夏染期盼着自己还能活着就是万幸了。

封闭的内舱里充斥着AO的信息素,后期白焰干脆放弃净化过滤空气了,散得没有聚的快,太耗能源了,两位主人还不知道要继续闹多久,他要保证续航力,勤俭节约是美德。

“染染,醒一醒,吃点东西。”邵泊寒靠着主控台坐在地上,揽着昏昏沉沉的夏染,拆开一支营养剂往他嘴里灌。

alpha信息素以前所未有的霸道姿势,张扬顽固地踞在夏染身上,从内到外,从骨到皮,乌木沉香悍然地把持着依兰花,凶悍暴戾地将每一缕香气都吞吃入腹,omega早在不知道多久以前,就毫无悬念、狼狈不堪地败阵臣服。

易感期接近尾声,邵泊寒神志恢复了些,但气还没消,又不舍得真的弄死自己的omega。他捏着夏染的嘴,想向平时一样哄心里还觉得别扭:“别装死,张嘴。”

夏染被耳边明显烦躁的声音吵醒,拉回了半刻清醒,他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只是听从命令麻木地张开嘴,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营养液喝一半漏一半。

邵泊寒看着夏染浪费了大半的营养液后又要昏睡,再这么下去他的身体会撑不住,眼神暗了暗,又打开了一支营养液自己喝了,再掰开夏染的嘴灌了进去。

“唔……咳,咳咳……”

夏染被呛得重重咳嗽,嘴又被捂住了,想挣扎又没力气,眼泪沾湿了睫毛,抬手不停拍打着邵泊寒的腿。

“闹什么!有点力气就和我较劲,再闹我打断你的手脚,捆起来关暗室去,看你还怎么折腾!”邵泊寒嘴上凶,见夏染总算把营养剂都喝了,脸色稍缓。

按住了夏染乱动的手,邵泊寒转而拿出药膏给他每一处伤处上药,“老实点,别躲。快点恢复体力,我没有搞死鱼的乐趣!”

夏染没有反驳,他知道自己这次表现得很糟,邵泊寒肯定不满意,但他没有办法。

太累了,从身体到内心都感到疲惫,章启和邵泊寒联手把他逼到了绝路上,他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在邵泊寒发疯的这段日子里,他尽量封闭自己的感知,不去管身体经历了什么,否则他怕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捣碎邵泊寒的识海,割下他的脑袋扔到章启面前,去换阻断药和姐姐的自由。

可为数不多的理智拉扯着他,提醒他,邵泊寒变成今天这样,是他自己一手推动的。

是他在自作自受。

可眼下,即便他愿意过这样自作自受的日子,也不能够了。

在所有路都被堵上后,夏染难免也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