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没有omega比夏染会装可怜(第1页)

作品:《黑月光小执事又在装深情[ABO]

通讯挂断后,邵泊寒静默了许久,忽地眼底一凛,手伸进了被子里按在了夏染颈后的腺体处,轻轻揉着。

腺体被反复噬咬后形成的薄痂很脆弱,被触碰到时,怀里那具柔软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邵泊寒眸底闪过别扭的厉色,指腹突然用力按下——

“啊!”夏染哑声痛呼:“疼!好疼!你放手——”

“不装睡了?”邵泊寒松开手,将痛得蜷缩成团的omega从被子里挖出来,反手扣住布满红痕的细颈,把人死死制在身下,“我和我哥说了那么多话,你从头到尾一点反应都没有,睡得比谁都踏实,我真当你累坏了,结果呢!一听到章启要来,立马醒了!”

“没,我没有……松,松手……”

“没有?听到章启的名字,你的心跳都乱了,以为我发现不了!”邵泊寒眼神凶狠,虎口缓慢收紧,“是谁哭着喊着说自己不行了,求着我放过他?搞了半天,你是陪我没力气了,去见章启就浑身来劲是不是!”

“不是,嗬……”

夏染的颈骨随时要被掐断,眼前一阵阵发黑,浑身无力抵抗不了分毫,只能虚握着alpha蜷曲攥紧的小指,任由宰割。

“少爷,我不,不见他……”

亲耳听到夏染主动说出不见章启的话,邵泊寒脸色稍霁,“不骗我?”

“……我不敢。”

夏染承诺邵泊寒的事不能违背,否则要忍受高阶依赖的反噬折磨,邵泊寒吃到了定心丸,喘着粗气松开了手腕。

夏染反应极快,也许是七年养出了经验,立刻抓住机会用脸颊去蹭邵泊寒的手背,做足了乖巧低顺的姿态,试图安抚alpha不再发疯。

“少爷,你吓到我了。”

邵泊寒冷哼一声,眯了眯眼,转而钳住夏染的下巴,扳着他的脸左看右看,“染染,全世界的omega加一起,都没你会装可怜。”

夏染不说话,缩进邵泊寒的怀里,嗓子里轻声呜咽了两声,像极了小动物的幼崽。

邵泊寒渐渐收了怒气,轻拍了两下夏染的脸颊:“如果有第二个人看见你这副模样,不管是谁,我先杀了他,再把你关进禁闭室,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夏染不和占有欲作祟的alpha争辩任何事,邵泊寒说什么,他都点头、顺从、附和,听话的像一个没有思想只听命主人的玩偶。

“起来,我饿了。”

邵泊寒顺势又闹了一回才逐渐平息心情,松开夏染翻身躺了回去,“去弄点吃的,吃完饭我要去和学校商量一下演习的事。”

“是。”夏染浑身还在轻微抽搐,听到邵泊寒的命令,几乎没有一秒迟疑,艰难地撑着床爬了起来,扶着墙去穿衣服。

邵泊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omega充满凌虐美感的身体和滞缓的动作,故意道,“换执事服,你和我一起去。”

夏染伸进衣柜的手僵了僵,随后手指越过两套中性的居家服,拿出了一套干净的女仆长裙。

繁琐的裙装穿起来很不方便,夏染收拾好自己已经一身的冷汗。

邵泊寒从头到尾都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等到夏染捧了一套军事学院的制服回到床边,他才慢吞吞道:“脱了,我要先洗澡,你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