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18 章(1 / 2)

作品:《娇弱美人在童话副本里当炮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耽美小说网] https://m.wcsc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初的态度骤然转变,明舒不知所措,看着窗外模糊的人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我再说得清楚一点,”景初走近,声音刻意压低,“我不知道元琛为什么突然把你关起来,我也很想帮你,但是……”

他话音顿了顿,含糊道:“这样正好……”

明舒更加茫然,还是不懂他的意思,就在刚才,他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然而景初接下来的话,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他说他想帮自己,却又不放他出来。

“元琛是不是也觉得你很可疑?”景初一声轻笑,嘲讽道:“我还以为他被你迷得七荤八素,已经连姓什么都忘了。”

他话里还隐隐带着一丝酸味,似乎在嫉妒元琛可以和明舒走得那么近。

闻听此言,明舒紧绷的神经稍缓,景初应该还不确定他是狼,刚才提到月圆之夜,或许又是直觉和猜测。

他心里有了些底气,沉默片刻:“那你呢?”

景初在这个副本里,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他讨厌元琛,将陷阱被人为破坏的事隐瞒下来,支线任务里曾出现过他与元琛矛盾激化。

明舒不觉得这些全是他的原因,从进入村庄到现在,景初的好感度只涨过一次。

“我?”景初诚实道:“我是挺喜欢你的,只可惜最先把你带回来的,是元琛。”

他说到一半,语气变得有些怨恨:“凭什么他看上的,就一定是他的?我不过是给你送了一次早饭,就被他安排到村外守果林,连着几日都不能回来。”

原来这才是景初这几天没有出现的原因?

他口中所说的,应该是支线任务“矛盾激化”发布的那天,他送完早饭还不走,趁着元琛还没回来,硬抓着明舒的手不放。

明舒没想到元琛还做了这件事,他那时什么也没说,也不过问,明舒还以为他不知情。

他也许早就看出了景初对明舒的心思,便用自己的方法让景初远离明舒。

明舒心里越来越不安,再次问道:“元琛在哪里?”

景初答非所问:“晚上我来给你送吃的,好好休息。”

说完他转身离开,脚步声逐渐远去。

窗户外面的锁扣也被他拧紧,确认明舒无法出来。

明舒无可奈何,独自坐在椅子上,抱着膝盖等待。

晚上,景初果然又来了一次,他将窗户只打开一点点,从缝隙里塞进一袋馒头。

窗户迅速被重新关紧,景初柔声道:“先委屈一下。”

屋里没有点灯,明舒摸黑接住馒头,拿在手里还是温热的。

他又敲了敲窗户,叫住景初:“我……想去解手。”

茅厕在院子的角落,需要离开房间才能去。

景初根本不吃这套:“我不会放你出来的。”

明舒喉间一梗,试图让他相信自己:“我已经难受一下午了……我不会乱跑的。”

他摸了摸窗户,语气委屈:“放我出来好不好?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外面的景初沉默片刻,随后转身离开。

明舒正气馁,又听见他折返回来。

“啪嗒”一声,景初解开锁扣,抓住窗户边缘向上抬起。

他站在窗外,露出与元琛有三分相似的面容,在昏暗的视线下显得有些冷淡。

明舒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就见他扔进来一个木盆。

“就用这个解决吧,”景初的目光停在明舒脸上,再慢慢下移:“要是害怕,我可以看着你。”

明舒:“……”

窗户只开了一边,狭窄的入口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还得先踩在桌子上。

这种情况下要想从景初面前逃离,明舒自知做不到,拿起木盆:“不用了。”

景初竟还露出遗憾的表情,随后再次关上窗。

等他走后,明舒丢开木盆,捏着手里的馒头,丝毫没有胃口。

已经这么晚了,元琛还是没有回来。

明舒从一开始担心自己,到现在担心元琛。

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毒菌被景双拿走,外面还有一个目的不明的景初。

没有剧情提示,他被关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明舒把系统面板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房间里一片黑暗,眼前的系统是唯一有光亮的东西。

突然,一条系统消息弹了出来。

【检测到新的剧情更新,是否立即查看?】

明舒一下子坐直,点击查看。

【剧情提示】:

【在准备使用毒菌的时候,元琛发现,所有的毒菌都被偷走了。大部分村民只知道元琛又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对新计划和毒菌的存放地点并不知情,得知毒菌被偷,大量准备好的生肉无法使用,村民们很愤怒,认为元琛自作主张,景伯帮元琛解释无果。】

【此时元琛告诉他们,村庄里还潜藏着一只狼人,需要再次使用银制品将其找出来。】

这一次的剧情更新很长,明舒看完前两段,手心出了些汗。

果然上次陷阱失效,村民们对元琛的做法已经有所抵触。

还有元琛所说的狼,是指景双,还是被他关起来的明舒。

剧情还有两段,明舒继续往下翻。

【然而村民当中有不少反对意见,一个与元琛有过矛盾的村民趁此机会出来说,元琛才是最值得怀疑的人,在他的带领下,大家做了许多无用功,布置陷阱和修建围栏也无法阻止狼群,还损失了大量家禽。甚至连银制品的作用,也可能是假的,是元琛用来欺骗大家的手段。】

【该村民是景伯的大儿子,景初。他见众人半信半疑,又叫出了自己的弟弟景双。景双年仅十五岁,平日里是最乖巧活波的孩子,此时面对元琛,神色间却充满惧怕。】

【景双告诉村民们,他看见元琛夜里偷偷将毒菌全部倒进了井水中,想给所有人下毒。元琛否认此事,景双在说谎,他极有可能就是伪装的狼人。】

【但村民们在两兄弟的煽动下,已经失去了对元琛的信任。紧接着,景初又说出一件事,元琛还将一位流落此地的外乡人强行锁在屋内,行为和目的都十分可疑。】

剧情到此戛然而止,明舒不敢置信,又将这一次更新的剧情重新看了一遍。

这个发展完全超出了明舒的预计。

他原以为自己的身份可能藏不住了,没想到却是元琛成了众矢之的,并且还是景初和景双联手造成的。

景初一定知道什么……明舒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可能不止知道,还与景双这只狼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

明舒越想越不安,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副本的故事复杂程度。

那他现在该怎么办……唯一能保护他的元琛陷入困境,他还被锁在这间屋子里。

他身边没有任何可以用得上的工具,衣兜里倒是有两颗隐身丸,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

手里的馒头已经凉了,明舒撕下一小块塞进嘴里。

他在黑暗中无声坐了一会儿,听见院外有嘈杂的脚步声,一些晃动的微弱光线从窗外透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