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云里雾知(1 / 2)

作品:《爱了很久的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耽美小说网] https://m.wcsc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爱了很久的朋友

文闲词 202242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

云城,七月。

在距离市中心二十公里的郊外艺术馆正开设着一场个人摄影展。

“你们说,云里雾知为什么要在这儿开摄影展啊?她们搞艺术的不就是靠着开展提升知名度么?这荒郊野外的,还不如开在市中心,除了真喜欢她作品的人,能有几个愿意来这儿看展。”

“她要是想提升知名度方法可多了,我看她这展纯粹就是因为想开而开,而且我和你意见正好相反,我觉得这个荒郊野外挺适合今天的主题。”

辩驳对方的人抬了抬手指向影展最中心上方的字,然后继续道,“蝉鸣盛夏。附近不都是蝉鸣声么,你在市中心能听到这么清晰的蝉鸣吗?”

周围几人闻言纷纷屏息,就听见了一阵阵清晰悦耳的蝉鸣声。先前提出疑问的人也认同地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想起什么,皱眉问:“那云里雾知人呢?我就是为了见她才来看展的,谁知道这几天她竟然连面都没露。”

此话一出几人纷纷沉默。

云里雾知出名于四年前的一组极光图,当时短视频盛行,有缺乏原创精神的人将云里雾知的作品原封不动地搬运到了自己的账号上收获了大量的粉丝,并从中获利。

但最终纸包不住火真相败露,事情以盗图博主道歉退网,庞大的粉丝群体关注原创者结束。

从始至终云里雾知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不管是对毫无底线的搬运者还是对突然涌入的庞大粉丝群体。

这几年来,云里雾知账号稳定更新图片,起初只是因为热搜去关注的粉丝们,也渐渐被云里雾知摄影机下的世界折服。

被战火轰炸过的贫民区、危险丛生的大峡谷、神秘多彩的极光世界……用粉丝的话来说就是借着她的摄像机看世界。

之后又有人扒出早在七年前云里雾知就获得过国际摄影大奖,这些年来用“云里雾知”这个名字获得过的摄影奖数不胜数。但本人却十分低调,因此上个月传出云里雾知即将开设个人摄影展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有人趁乱散播云里雾知沽名钓誉,大v尽头是捞钱的谣言。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云里雾知的摄影展不仅不收费,还开在了人烟稀少的郊外,不为财不为名,算是用行动打了造谣者的脸。

摄影展以“蝉鸣盛夏”为主题,开设三天。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

“可能……不想被打扰吧。”安静了一会儿后,人群里不知谁冒出这么一句解释。

此时,被讨论的对象正低头从几人身后路过,她压了压帽檐,将那张精致的小脸藏匿于帽檐之下。

站在正前方的助理小白瞧见她来,兴奋地朝她挥了挥手,刚想打招呼却见她食指轻触唇瓣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小白突然收了手抿紧了唇,若无其事地走到一旁为来看展的人介绍。

等到人散得差不多了,小白才悄悄回了休息室,一眼就看见了背对门而坐的云知。

蓝白色印花短袖加及膝百褶裙,方才的鸭舌帽被她搁置在一旁露出了一头秀发,左手托着下巴,微微偏头,右手指尖轻轻敲击着手机屏幕,像是在等消息,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云知姐?”小白进门前敲了敲门,然后走到她面前提醒,“还有一个小时摄影展就结束了。”

云知微微抬了抬下巴,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即便语调随意轻松,但小白还是从她指尖不断轻敲屏幕的动作中看出她此刻的心情不太好,再想起早晨时她说的话,小白低声弱弱问:“南乔今天还来吗?”

在说出南乔的名字时小白明显察觉到云知的手指微微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听见她的回答。

小白瞧了眼手表踌躇问:“要不要联系负责人延迟一下时间?”

借馆时间有严格的流程和规定,按照合同行事,签了三天就是三天,多一分钟都不行。

“不用。”云知垂眸。

在听到云知的回答时,小白眼尖地看到了她手机屏幕上的消息。

【抱歉知知,路上有事耽搁了,可以等我一个小时吗?】

摄影展开了三天,南乔人在云城却迟迟不来,直到结束前最后一个小时还叫云知等。要她说,真想来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小白当了三年云知的助理,也知道云知有多在乎南乔,反观南乔,每次不是迟到就是爽约,她见得最多的就是云知等南乔的背影,想到这儿小白不免有些忿忿不平。

“这南乔说话不算话,前天说昨天来,昨天说今天来,今天又说让你再等等,之前她开画展你可是第一个去的,还用自己账号给她宣传,结果她现在……”

说到一半,小白又觉得自己有些多管闲事,南乔再喜欢爽约,她再生气可终归南乔才是云知的好朋友,自己这样说云知指不定还会生气。

小白的停顿等来的不是云知的回应而是一道手机铃声,看见上面的名字时小白有一种说人坏话被人逮住的窘迫感。

云知并没有注意她的情绪变化,甚至连刚刚她说的那番话也没有听进去,电话拨过来时,云知眼眸里划过丝丝复杂情绪,铃声即将结束时才接通电话。

刚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娇媚的女声——

“好知知,你生气了嘛?对不起呀,我保证一个小时后就到好不好,你再等我一会儿呗,我今天真的有事儿在忙。”

“知知——好知知,别生气了嘛。”

南乔撒着娇,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诱哄,她深知云知最吃这一套,只要她道歉加态度好,再大的气也会消。

果然,云知在听完她的道歉后,情绪瞬间松动,轻着声音回答她:“我没生气。”

“你还说没生气,那你为什么让我别去了?你不想见我了吗?”

“不是,借馆时间快到了,你现在来也看不见摄影展了。”从认识起云知就说不过她,也不喜欢激化矛盾,她的性格习惯避重就轻,给对方留有余地。

更别说这个对方是她喜欢的人。

“对不起啊,我明明早就答应你了,结果却因为工作一直拖到现在。”

南乔的声音越来越小,话中的愧疚自责之意越发明显,这让云知也觉得不好受,她笑笑道:“没事,一个展而已。”